<var id="NFNBLPT"><video id="NFNBLPT"><thead id="NFNBLPT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NFNBLPT"><video id="NFNBLPT"><menuitem id="NFNBLPT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NFNBLPT"><video id="NFNBLPT"><thead id="NFNBLPT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cite id="NFNBLPT"></cite><ins id="NFNBLPT"><span id="NFNBLPT"></span></ins><ins id="NFNBLPT"><span id="NFNBLPT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NFNBLPT"><strike id="NFNBLPT"></strike></cite>
<del id="NFNBLPT"><noframes id="NFNBLPT">
<ins id="NFNBLPT"></ins><del id="NFNBLPT"></del>
<ins id="NFNBLPT"></ins>
<var id="NFNBLPT"></var>

中国税到底重不重?宏观税负很低 企业税负却处高位

中国税到底重不重?宏观税负很低 企业税负却处高位

全球都在竞争减税,中国如何应对?|小巴侃经济当前税收的代号是每日抢劫。罗纳德·里根文/巴九灵(微信公众号:吴晓波频道)几天前,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了他已酝酿多时的税改框架,将企业最高税率从35%降至20%,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翻倍,并从七档简化为三档。

这被称为里根时代以来最大规模的减税,甚至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。

涉及企业的部分尤为凶残,一口气降到工业化国家平均税率%以下。

特朗普表示,此次税改将提高美国企业的竞争力,进而创造更多就业;同时鼓励更多企业留在美国,回到美国,特别是把海外利润带回美国。

虽然这份方案在美国国内褒贬不一,但足以引发我们的忧虑。因为英国也在减税。

特蕾莎·梅政府宣布将在2020年前将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17%,目标是G20集团中最低。

法国也在减税。

马克龙政府计划在2020年前将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5%,而且马克龙表示,有意推动建立欧盟统一的税收规则。

印度也已启动最大规模税改,一是减税,二是简化纳税流程。

一场全球减税战争已然开始,中国将如何应对?中国的税到底重不重?这个问题已经争过许多次。

几年前《福布斯》称,根据企业所得税、个人所得税、财产税、增值税等指标加总,中国内地的税负痛苦指数排名世界第二。

时任国税总局局长的现财政部部长肖捷回应,这套评价体系有问题,各国的具体国情不同,宏观税负水平没有放之四海皆适用的统一标准。

去年年底,天津财大李炜光教授提出死亡税率概念,指出中国企业的实际税负接近40%,这对企业意味着死亡。

这种说法得到曹德旺、宗庆后等大佬的认同。

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则表示,与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的宏观税负并不算高。

的确,按照财政部窄口径的宏观税负算法(全国税收收入占GDP比重),中国只有17%-18%。

按照IMF宽口径的宏观税负算法(计入各种政府非税收入),中国也只有不到30%。

低于发达国家%的水平,也低于发展中国家%的水平,在世界范围内属于绝对低位。

但IMF数据中关于企业税率的部分,2015年中国企业实际应缴税费在利润中的占比高达%,高于主要发达国家,也高于众多出口导向型经济体。

按照去年年末世界银行对各国企业税率的排名,中国更是以68%的税率位居全球第12位,排在中国前面的大型经济体只有巴西。

我们基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:中国的宏观税负处于世界低位,但企业税负却处于全球高位。

在这场面向企业的减税竞争中,我们的初始位置不太有利。

要留住各大企业,总不能只靠……中国如何应对?初始位置不利,但是我们抢跑了。

至少营改增的初衷就是,在这场全球减税战争中取得领先。

特朗普宣布税改框架的前一天,李克强总理主持了一场关于营改增的座谈会。

会上大家认为,营改增推进五年来,截至目前累计减轻企业税负万亿元。

……一定意义上引领了当前世界性减税趋势。

今年4月,李克强也曾告诫有关部门,当前国际竞争非常激烈,很多国家竞相发出减税信号,我们要有抢跑意识!政府要通过减税降费,为企业创造更好的环境。

由此可见,中央政府是有紧迫感的。

但是仅凭营改增一项能否达到足够的减税效果,可能要打个问号。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董小君就认为,需要一个更加综合、全面、明确的一揽子减负方案,除了税制改革,还要收敛名义税率与实际税率之间的缺口,缩小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税率差异。

财经金融评论家余丰慧也表示,面对美国的税改,中国唯一的办法就是跟进。

企业所得税应该继续降低,起码应该和美国持平,或者略低于美国。

然而,在严峻的财政压力下,减税空间十分有限。

2012年以来,随着经济增速放缓,我国财政收入增速显著下降,财政赤字率快速攀升。

如果2017年基建投资维持原有增速,同时财政向民生和改革加码,赤字率恐怕会继续提高。

外部面临竞争,内部缺乏空间,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,是一道税收难题。

当然,除了降税率,可做的事其实还有很多。

例如税收立法。

目前中国十几个税种,只有企业所得税、个人所得税、车船税经过人大立法,其余消费税、营业税、增值税等都是国务院暂行条例。

这使得朝令夕改成为可能,也使得税收管理员自由裁量权过大。

此前频道对比南北经济差异时,就有读者留言表示,负责财务的他从山东到宁波工作,税管员画风突变,让他非常不习惯。

你看,税收难题,不只是税的问题。

(责任编辑:admin )